-

老婆、嶽母、小姨

2019-03-25

星期六清晨,春意洋溢,我一早起來,看著老婆一臉性感的睡相,下身便開始蠢蠢欲動起來。

我伸出魔爪,從老婆的臉開始,一直慢慢移到胸口,在試探了一會後,便緩緩解開上衣鈕扣。

相比半年前那段新婚日子,我的動作已是非常熟練。不一會,老婆那豐滿的雙峰便呈現眼前。

淡淡的幽香,從低迴的深穀傳來,正當我把臉貼近那兩顆粉紅色的櫻桃,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,門鈴卻響了起來。

「叮咚。」

這個時候會是誰?

我呆了一呆,完全記不得今天有約過甚麼人。而同一時間,老婆那熟睡的功力也讓我異常佩服,在胸口衣領被打開和響亮的門鈴之下,她還能呼呼大睡,看來昨晚真的是累壞了。

昨晚,在夜色中,那像噴泉般流著淫水的老婆,被我一連顏射了幾次……

「叮咚。」

門鈴再次響起,我下意識拿過被褥蓋在老婆身上,便大步踏細步的走到門口。

門一打開,映入眼簾的正是我的嶽母大人。

一段時間不見,嶽母高傲而漂亮的臉顯得更為容光煥發,一頭長髮精神的打了個髻,充滿成熟婦人的氣質。而灰色襯衫下,是躲起來的豐滿上圍……

「早……」我的舌頭像是打了結似的。

看來是因為我的冷淡所致,嶽母大人的臉冰冷起來。

「怎麼了?看見我是否讓你很“驚訝”?」嶽母大人若有所指的說。「冬月沒有告訴你嗎?」

冬月──那是我老婆的名字,她並沒有告訴我任何關於她媽會來的事。

「抱歉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」我勉強苦笑著,剛才早已燃點的慾火頓時冷卻下來。

「請進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把行李放在玄關後,嶽母高貴的身影便移到內廳之中,然後,那副已經五十歲卻仍保養得宜的身段優雅的在沙發坐下。

「可以給我一杯水嗎?」雖然語氣禮貌,但嶽母一向說話總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。我以飛快的速度從廚房拿了一杯水後,便遞了給她。

「對了,」在咕嚕咕嚕的喝過水後,嶽母一臉好奇的看著我。「冬月呢?」

「哦,她還在睡……」我不致可否的回答,總也不好意思在嶽母麵前說她女兒是因為做愛累壞了吧。

「真是的。」嶽母嘆了口氣,忽然站起來。「我去叫她吧,然後我去弄早餐。」

「不……」嶽母的話不禁讓我一驚,我可不想讓她看見女兒裸露的胸部。

「交給我吧,嶽母您還是休息一下。」

「那好吧。」嶽母像理解似的思考了一會,便慢慢的步向廚房。「早餐就讓我弄吧。」

「那謝謝了。」說罷,我離開內廳,回到睡房去。

「他媽的。」回到睡房,我馬上在心裡暗罵,嶽母一來,我和老婆的二人世界便沒有了。